SpaceX Crew-5任务已升空 宇航员感言正生活在爱因斯坦“快乐的思想中”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Crew-5任务的宇航员在今天开始的29小时国际空间站(ISS)旅程中向著名理论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致敬。Crew-5任务于东部时间中午升空,在飞船与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及其第二级梅林发动机分离后不久,宇航员们就显示了他们的零重力指标。

零重力指示器是航天业的传统,即宇航员选择一个物体来证明他们已经摆脱了地球的大部分引力,这是他们前往国际空间站旅程的一部分。

Crew-5任务标志着美国宇航局和SpaceX的几个第一次。这是第一次由女性宇航员指挥SpaceX的载人任务,也是第一次有俄罗斯宇航员参加SpaceX的国际空间站乘员组。

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尼科尔-曼和乔希-卡萨达分别是载人龙飞船飞船的指挥官和飞行员。他们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宇航员若田光一和俄罗斯航天局宇航员安娜·基基纳一起担任任务专家。除若田曾四次飞往太空,且都是作为航天飞机计划的一部分外,其他宇航员都是第一次离开地球。

Crew-5任务的另一个第一次是他们选择了一个玩具爱因斯坦的形象作为他们的零重力指示器,这也是第一次有科学家形象在太空旅程中来到载人龙飞船上。航天员们在升空后大约半小时,在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后,随着”载人龙飞船”号的舱门打开,它与猎鹰9号的第二级分离,这一惊喜才被披露。

从左下角开始的Crew-5成员是安娜·基基纳、乔希·卡萨达和妮可·曼,右上角是他们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零重力指标。

作为升空后机组人员第一次交流的一部分,宇航员卡萨达代表乘组发言,他解释说,爱因斯坦在理解漂浮在重力中的物体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所经历的实际上是他的想法。

他描述他的船员在选择零重力指标背后的思考过程:

在他提出开创性的狭义相对论的几年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他的脑海中仍有一些未了结的事情要解决。当他还没有功成名就,坐在专利办公室里时,他有了他整个生命中最快乐的想法。那个想法就是,一个人在自由落体中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重量。这个想法,连同其他一些我们已经建立的想法,带来了广义相对论以及我们对引力和时空曲率的理解。我们正在经历的是爱因斯坦最快乐的思想,国际空间站已经让其不间断地实现了20多年。

对于我们Crew-5机组的成员来说,我们把这家伙(指爱因斯坦)称为我们的自由落体指标。我们在这里要告诉你,这里有足够的重力。事实上,这就是让我们现在保持在轨道上的原因,并防止载人龙飞船的这次旅行成为一次单程旅行。这有一点像我们的生活,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宇宙。只是有时我们体验它的方式与我们的邻居非常不同。我们都能牢记这一点,希望我们能叫继续做绝对惊人的事情,并且一起做。

Crew-5在经历了长达29小时的旅程后,将于美国东部时间明天下午4点57分抵达国际空间站。在此之后,Crew-4将搭乘飞船从国际空间站返回,完成他们在国际空间站为期五个半月的任务。

SpaceX Crew-5任务已升空 宇航员感言正生活在爱因斯坦“快乐的思想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